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夜生活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會員
查看: 80|回復: 0

風流診所

[複製鏈接]
31_avatar_middle
online_member 發表於 2022-4-11 12:36:02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馬上註冊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賬號?註冊會員

x
胡大夫,是個婦產科專家,為人非常和氣。
這麼一天下午,十二點剛剛敲過,照著往常的習慣,正好是胡大夫睡午覺的時候。
偏偏這個時候來了一個客人,手按著肚子,眉頭兒緊皺著,向護士劉小姐說要掛急診。
護士照顧他在診療室坐下後,就急急的上去請胡大夫了,這時胡大夫已經呼呼入睡。
劉小姐走到床邊,輕推胡大夫道:
「大夫!有病人急診!」
胡大夫張開眼睛,呆呆的看著劉小姐。
劉小姐又重覆說:
「有急診病人,大概是柳細姨。」
於是他向柳小姐點點頭說:
「我就來!」
劉小姐急忙下樓,去招呼柳細姨。
胡大夫笑瞇瞇的,穿了件襯衫,和一條純羊毛褲子。
套上大夫的白衣服,穿上皮鞋,向診療室走去。
胡大夫一腳踏入診療室,柳細姨已經痛得這樣:
「哎唷!哎唷喂呀!哎呀……」
胡大夫坐在椅子上,拍了拍柳細姨的肩說:
「怎麼啦?」
柳細姨皺著眉,抬起了頭,看了胡大夫一眼,痛苦的說:
「哎呀!肚子痛死了呀!」
胡大夫一面招呼柳細姨到病床上躺著,一面同情的說:
「是不是吃壞肚子了啊?」
她走到病床邊,卻因為太高了一下子坐不上去,胡大夫輕輕一抱,把柳細姨抱到病床上,幫助她仰面躺下。
胡大夫手摸摸軟軟的肚子,按了按,又敲了敲,拿起聽筒,聽了又聽,發現並沒有什麼病。
可能一時著涼,肚子痛了起來,但是這一陣按摸,卻使胡大夫起了非非之想。
因為柳細姨的美是出了名的,同時這嬌媚女人的胴體,發出了一陣陣幽香,身體更是無一處不性感。
胡大夫一面按著,一面叫護士準備止痛針,然後對柳細姨說:
「我先給妳止痛,再好好檢查一下。」
柳細姨沒說話,飄了飄媚眼點點頭。
於是胡大夫親自替柳細姨打了止痛針,當拿出針頭的時候趁機按住了針頭揉了一陣。
柳細姨感到一陣舒服,很快的肚子也不痛了,笑嘻嘻的看著胡大夫。
胡大夫問:
「不痛了嗎?」
柳細姨只點點頭「嗯……」了一聲。
同時柳細姨還拋著媚眼,挑逗他似的。
胡大夫向柳細姨說:
「那麼到手術室去,我替妳好好檢查一下、」
一邊招呼柳細姨坐起,又親切的抱她下來,然後手牽著柳細姨走向手術室去。
臨走出手術室的時候,胡大夫向劉小姐示意了一下,而這劉小姐也明白了胡大夫的意思。
因為只要是和病人走入了手術室,最起碼也得花上兩三個小時才能檢查完畢。
還好現在已經是下午,不會有什麼門診了。
胡大夫陪著柳細姨走出診療室,穿過通道,在樓梯旁有個門,門上掛了一個手術室的牌子。
胡大夫拉開了門,順手一按,只聽到「答!」的一聲,點亮了室內的燈光。
手術室內沒有窗戶,全靠日光燈照明。
這張手術台要比診療室還高一點,也寬了一些,藥架上還有些手術用具和一些藥品。
胡大夫在柳細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,解去了柳細姨的胸罩。
一對尖挺高翹的乳房,圓圓脹脹高高滿滿,翹起兩粒小葡萄似的乳頭兒。
胡大夫在藥架上取了一些油質的藥膏來,順手塗在手上,示意柳細姨脫去內褲。
柳細姨嬌羞的脫去了內褲,往椅子上一丟,想爬到手術台上去,偏偏手術台又太高了。
胡大夫看見,走過來順勢一托屁股,又以極快手法把那些藥膏塗在那小穴肉縫上。
柳細姨幾乎是同時感覺到,屁股被托不說,而且好像有手指在穴縫上滑了滑,人就上了手術台去。
這時柳細姨感到一陣臉紅心跳!
胡大夫手按住了柳細姨的小肚子,感覺到了滑嫩細白肌膚。
同時把一雙粉腿給分了開來,把兩條腿架在手術台上,胡大夫低頭一瞧……
哇!真是要人命的小穴!生的太美,太妙了!
上端一叢細絲陰毛,兩片鼓鼓陰唇,中間一粒小穴核兒。
那些油膏藥力,馬上就發生作用,在小穴核粒上,已有滴滴浪水,流出了穴口兒。
胡大夫用手在穴縫上輕輕的撫摸愛撫著,使那滴浪水兒,塗滿了穴縫。
一邊摸,一邊瞧瞧柳細姨。
只見這柳細姨,嬌羞的閉上了雙眼,臉上泛起了兩朵紅雲,眼兒成瞇,呼吸急促。
胸前這對香乳,不停的隨著深呼吸起伏著,顫動著,雪白嬌嫩的大屁股,不斷的在扭動。
此時柳細姨只感到小穴中癢得無法制止,而非得要那東西來戳插止癢不可。
扭擺一陣後,喘著氣說:
「啊……你真壞死了……」
話說到一半沒說完,而櫻桃小口已被胡大夫著實含在嘴裡了。
柳細姨這一刺激,親吻的好長好長,吻得受不了,不由自主的微微吐出了香舌,遞了出去。
柳細姨才吐出了一點舌尖兒,胡大夫卻猛一吸吮,整個舌頭都被吸入了他的嘴裡,抵舔纏綿起來。
胡大夫一邊吻著柳細姨小巧甜蜜的香舌,一邊將手指頭插進了小穴裡……
抽!插!扭!轉!
另一隻手把自己褲扣解了開來,將自己八寸多長之大陽物給掏拉了出來。
而又去引誘柳細姨的嫩手,握住了大雞巴陽物。
柳細姨正在慾火高熾的時候,這根陽物來得正是時候!
猛然握住了大雞巴,又粗又常,而且還是熱呼呼的哪!真是喜出望外呢!
柳細姨忍不住了,手握大雞巴,心跳得急,把舌兒收回,胡大夫也抬頭看著她。
柳細姨喘著氣說:
「嗯……胡大夫……你好壞……」
胡大夫知道是時候了,急忙脫光身上的衣褲,健美筋肉,及胸前一條性感胸毛,直到肚臍眼上。
八寸多長的大雞巴,實在是又可愛,又勾魂哪!
胡大夫一躍而上,猛壓到柳細姨的身上,兩手捏玩著一對奶頭兒,柳細姨閉了眼,只等胡大夫大雞巴插幹了。
柳細姨一雙粉腿,還掛在手術台上,而這美妙小穴被分的開開的,浪水已流到屁股底。
胡大夫把自己雞巴頭子,塞進柳細姨的小穴之中,柳細姨感覺到一陣發漲,像觸電一般。
她不自主叫著:
「哎唷……哎唷……漲……漲……」
在這兩聲浪哼聲中,胡大夫使勁一插刺,大半根陽物,已被這小小緊穴洞兒給包了起來。
但柳細姨卻感到漲得厲害,一邊「哎唷!」的叫著,同時屁股往後閃了一閃。
沒想到不但沒有閃開來,反而那大雞巴,著著實實的一下子,狠狠的深插到底了。
大雞巴頭子頂住了穴裡面,最癢也最敏感的,小穴心子裡。
柳細姨深深吸了一口長氣,一鎮顫抖,陰精已經丟了出來,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。
胡大夫感到無比美妙,知道這女人已經出了精,心想倒還真快,這根大雞巴至少還有半寸留在外面呢!
於是很快的再抽插,柳細姨感到穴內被陽物一陣磨擦,真是又酥,又麻,又癢,又酸,而跟著陰水也流出來了。
柳細姨嬌喘噓噓的哼著:
「哎唷!……哥哥……美……美呀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哥……哥呀!……」
胡大夫問:
「妳舒服了沒?」
柳細姨說:
「啊……當然舒服啦……舒服……死了……呀……唔……哎唷……輕一點嘛……慢……慢一點……哎唷喂呀……爽死啦……我……我爽死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哎呀……我……我的腿呀!……」
柳細姨不勝負荷的叫著,胡大夫才慢慢放下了她的粉腿,柳細姨這才放下心,舒了一口氣。
胡大夫開始輕抽慢插,大雞巴磨揉著穴腔陰嫩肉兒,酥酥麻麻癢癢,龜頭兒頂住了小穴心,就在這穴心上頂住了轉一轉。
柳細姨還是頭一遭嚐到了這樣的可口美味,瞇細了媚眼,嘴裡也總是哼叫著。
胡大夫見柳細姨美爽得不得了,而陰精也出了不少,小穴兒更是滑多了。
他卻忽然使力一挺,陽物好像又變粗了許多。
而後猛力狂抽猛插起來,真是其快如飛,在這小且緊收的小穴中,像拉風箱般的一陣猛插。
插得柳細姨心花朵朵開,先是酥麻,再是喘息,全身的肉都顫抖起來。
抖得身體像波浪般的一起一伏,大屁股肉兒一緊一鬆,雙乳更突出尖翹了。
不斷浪蕩淫叫著:
「哥……哥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小……小……穴……唔……爽歪了呀……親親……慢一……慢一點兒……小穴……要丟了……唔……唔哼……啊哼……唔嗯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
又是一陣濃濃陰精,噴到大雞巴頭兒上。
胡大夫緩慢了下來,使大雞巴龜頭兒,頂住了小穴花心兒,輕揉慢插,徐徐晃了起來。
柳細姨這才喘出了一口大氣。
胡大夫親了一下小嘴問到:
「舒不舒爽?」
柳細姨說:
「舒爽的過了頭哩!」
胡大夫再問;
「妳會不會夾吸?」
柳細姨說:
「我……讓我試試好嗎?」
於市胡大夫頂住了柳細姨的洞穴花心子深處,一動也不動,而柳細姨試著夾吸緊小穴,又放開來,但動作有些生疏。
柳細姨問說:
「是這樣嗎?」
胡大夫回答:
「嗯!不過妳不常夾嗎?」
柳細姨說:
「從來沒試過,床上這玩意兒,懂得不多,也沒機會嘗試。」
胡大夫問:
「為什麼呢?」
柳細姨說;
「我被那老頭兒開了炮之後,平常只隨便抽插兩下子,他就會射精了,那有時間嘗試呢?」
胡大夫一聽,真是喜出望外,不由得用手在粉嫩屁股上一陣揉捏,而她的浪水也跟著沖了出來。
胡大夫把兩隻粉腿慢慢撐了起來,夾在臂彎中,小穴更是鼓鼓地顯現了出來。
於是這大雞巴又開始戳著抽插起來,下下著底,次次深入。
柳細姨美爽得要上天飛一樣,挨插一下就哼叫一聲「親哥」。
嬌媚淫蕩,顯得又騷又浪。
胡大夫像是獸性大發,狂猛的狠插著。
柳細姨不勝承受哼叫著:
「哎呀……哎唷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哥哥……太狠了……唔……嗯……你……妹妹……小穴……又……又要丟了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唷……唷……親……哥哥……大……大雞巴哥哥……小……穴穴……受……受不了啦……嗯……饒……饒了我吧……啊……小穴……受不住了……嗯……」
儘管柳細姨叫死叫活的,苦苦求饒,但是阻止不了胡大夫的獸慾。
一下比一下重,一下比一下快,一下比一下深,插向柳細姨的小嫩血內,都不停止。
足足插了幾百下,胡大夫面不改色,而柳細姨卻呻吟著,喘息著,小穴幾乎麻木了。
胡大夫這才感到一陣快感,忍受不了性交的最高巔峰,「卜!卜!卜!」的射出了精子。
胡大夫捨不得的拔出了大雞巴,柳細姨還是仰臥著,開著兩條粉腿。
陽精混著陰精,由小穴口流了出來,人卻軟得一動也不能動了,就像死了一樣。
胡大夫忙給她打了一針興奮劑,這才醒了過來。
嬌媚淫騷的向胡大夫說:
「你真壞啊!」
胡大夫忙又伏下頭來,深吻著柳細姨的香舌,兩人相互擁抱撫弄了一陣,這才過完癮。
之後兩人起來整理一下,穿好衣服。
柳細姨走前胡大夫向她說:
「當妳想要時,隨時都可以……」
柳細姨一陣臉紅,拋了個媚眼說:
「現在我必須回去了。」
柳細姨拿著皮包問:
「醫藥費多少?」
胡大夫先是一怔,然後笑著說:
「免了!」
於是把柳細姨送出了大門,看著她坐上車。
胡大夫興高彩烈回到樓上,叫佣人準備好洗澡水,好好洗了個澡,也吃了一些滋補藥品。
已是吃飯的時候了,吃飯時劉小姐微笑著望著胡大夫。
劉小姐隨口問說:
「柳細姨還好吧?」
胡大夫微笑說:
「嗯……還好,怎麼?妳吃醋?」
劉小姐說;
「去你的!我有什麼醋好吃?」
他聽了哈哈大笑,見下人不在,小聲向劉小姐說;
「其實啊,我對客人如此,還不是為了生意嘛!我對你呀,才是真心的,今晚,我們……」
剛說至此,下人端了湯送了上來,而胡大夫這才停住了嘴,劉小姐亦忙著吃飯。
飯後胡大夫照例出門交際一番,不是跳舞,就是打牌。
總之,就是找機會和一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們鬼混鬼混,到深夜才肯回家睡覺。
自從柳細姨被胡大夫輕易弄到手後,胡大夫對於前來求診的病人,各各都想幹一下。
因為到這兒來的病人,都是些漂亮的女人,而且又多半是珠光寶氣,有錢闊老闆的夫人,或是有錢人的女兒及小老婆之類。
這天,也是天賜良緣,一位洪大小姐求診,胡大夫診視了半天,還是診不出是什麼毛病,只好照例問問病人感到什麼地方不舒服。
洪大小姐嘻笑著說:
「我也說不上來,吃得下,也睡得著,不過……」
洪小姐說到這兒,不好意思低下粉臉笑笑。
飄了飄媚眼,繼續說到;
「只是有時候,常常作夢,夢醒了……就再也睡不著了,可是……下體卻癢得厲害……」
說完,又是一陣臉紅,看看劉小姐,又看看胡大夫,這時胡大夫好像有些會意了。
他向劉小姐說:
「取一付針來。」
同時向劉小姐以眼示意,劉小姐會了意走了出來。
然後胡大夫問洪小姐:
「請問大小姐有男朋友嗎?」
洪小姐說;
「哼!他呀!他在香港一家銀行當副理,難得回台一次,大約半年才回來一趟。」
胡大夫說:
「大小姐,怎麼沒到香港去?」
洪小姐說:
「我過不慣那兒的生活,再說,他在這兒也有房子,還有一些生意,我要是去香港,這些交給誰呢?」
胡大夫說:
「對對對,妳說的是。」
胡大夫一邊說話,一邊從頭到腳地,注意這位性感的女人,年紀又很輕,二十多一點點,長得細皮嫩肉,嬌媚之極雖然豐滿些,但是曲線畢露,是個好貨色。
胡大夫於是說:
「我想洪小姐的病,可能是男朋友不在身邊才會有的,你在夢中多半夢見什麼?」
洪小姐嬌羞說:
「大夫,我不好意思說,但是病不忌醫……」
胡大夫說:
「這當然!對醫生妳不必說假話,什麼話什麼事都可以說,不要難為情才是。」
洪小姐露出媚笑說:
「唷!這……我……平常老是夢見跟人家做愛,正在舒服的時候,就醒過來了,褲子也溼了,可是醒後就再也睡不著了。」
胡大夫說:
「那是當然,照說,人要按時性交才可以,如果長期閒空,就經常會有這種現像。
洪小姐說:
「大夫,你可有什麼好藥給我治治嗎?說實在的,手淫我也試過了,可是對我來說不管用。」
這時她真的什麼都說出來了。
「大夫,聽說有一種代用品,大夫都有的,大夫……不管多少錢,你買一個給我好嗎?」
洪小姐前傾著身子,吐氣如蘭的向胡大夫說著。
這時胡大夫靈機一動說:
「代用品是用不得的,沒什麼作用,我可以給妳上一點藥,不過只能治標不能治本,至少可以維持個把月,或著幾個星期,到時候再來上藥,妳覺得呢?」
洪小姐說:
「好!好啊!」
胡大夫向洪小姐說;
「到這兒來上藥吧!」
於是洪小姐跟著胡大夫進了手術室,胡大夫叫洪小姐脫光衣服,這樣才好上藥。
洪小姐不疑,全身脫的光溜溜的。
胡大夫好像欣賞脫衣舞似的在旁注視。
洪小姐脫光後,全身白肉,嫩似無骨。
洪小姐仰躺著,一對飢渴媚眼哀求似的看著胡大夫。
胡大夫則是像欣賞藝術品似的,從頭到腳,慢慢的往下看。
高聳的乳房已經在起伏顫動,細細柳腰,一點點深凹的肚臍眼兒,真是叫人心動不已。
胡大夫輕輕揉摸著一身白肉,再抖動她的大屁股,使得那個小肥穴兒,高高凸起,白淨沒有一絲絲雜亂陰毛。
胡大夫摸到小肚子時,洪小姐輕輕「嗯」了一聲。
發出來的聲音,有夠淫騷。
洪小姐撒嬌說:
「哎呀!你快上藥啊!我快癢死了!」
胡大夫微微一笑,把自己的衣服脫了精光,自己則拿了一個藥丸子,很快的吞了下去。
一瞬間,胡大夫的雞巴直挺挺的站了起來,這根雞巴至少有八寸多長。
油亮亮的大雞巴頭子,粗大的嚇人。
他走到手術台旁,洪小姐一手握住了它,欠起身來,在這大龜頭上親了一下,然後躺了下去。
洪小姐騷蕩著說:
「親親!好大的雞巴!快快!快給我插上吧!」
胡大夫先把她的腿放下來,然後壓了上去,一身雪白浪肉,其軟如綿。
胡大夫把雞巴放在穴口上,卻不插下去。
急壞了洪大小姐,她急促的喘著氣,死命的把那肥大屁股,往上抬高迎著大雞巴,恨不得一口吞下去。
偏偏這胡大夫在玩弄著奶頭兒,捏得洪小姐全身顫動,下體更是搖晃迎送。
她氣喘急促的叫:
「好大夫……快……快點……插我吧……快……幹我吧……我的小穴穴……給你玩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再……逗我了嘛……癢……癢……癢死我了……小妹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
胡大夫說:
「快插什麼呢?」
洪小姐急急的說:
「快插……插我的穴啊……快幹小穴洞吧……啊……受不住了呀……妹妹的……小浪穴……穴……在……在等著……親……親哥……」
「喲……求……求你……快幹吧……小穴……好癢……好癢哩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快……快呀……快插我吧……插死我這小……小穴……嗯……幹這小浪穴……快……」
胡大夫的大雞巴,狠猛的給他插了進去,熱呼呼的,濕潤潤的一個小嫩穴,把大雞巴包的死緊緊的,而且一下子就頂住了花心穴底,胡大夫一動也不動。
真是要命啊!好漲!好舒服啊!
洪小姐兩手用力按住胡大夫的屁股,把這個花心穴子抵壓得緊緊的,快喘不過氣來了。
洪小姐耐不住了,開始扭動她那白嫩有彈性的屁股,以及那又飢渴,又需要的小穴兒。
連晃帶轉的,使這小穴心子,圍住了大雞巴頭子轉呀轉的。
一對大奶子,也在跳動著。
這女人真是騷到了極點啊!
哼哼哎哎的叫著了一陣之後,一股股陰精也流了出來,還是不情願停止她的扭動旋磨。
洪小姐的淫聲更是銷魂……
「嗯……哼……哎唷……哼……唔哼……大雞巴……哥哥……好棒啊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美死人了……小穴……浪啊……唔……嗯哼……」
「哎……哎呀……浪穴……浪騷……蕩女……從來……從來沒……沒有遇見過……這種……大雞巴……哥哥……親哥哥……浪血……好舒服……夠……夠了……饒……饒了妹妹吧……啊……呀……少……少插一點呀……幹死人了……」
洪小姐的扭,轉,旋,磨,功夫真是要得,還不停的晃動著。
一陣比一陣急,一陣比一陣快。
她連丟了兩次陰精,才慢慢停了下來,喘著氣呻吟。
胡大夫知道這個風騷女人,已經連連丟了兩次身子,癱瘓的不想動了,但這正是女人子宮內,收縮吸吮猛咬舔食的時候!
他打起了精神,把粗長的大雞巴向後一退,緊跟著是一陣狂風暴雨似的,狂狠猛力抽插。
這小穴洞的兩片陰唇,被塞得帶進帶出的,甚是好看,過癮!
洪小姐已經出了兩次精,想休息一下的時候,卻遭到了這陣狂風暴雨,真有點招架不住了。
當穴內正在收縮時,是特別敏感的,卻遭到了狂抽猛插,幾乎每一下抽動,都像在插她全身似的。
沒一處性感敏銳的地方不得到刺激,使得她全身顫抖,心也跳得特別快,連舌尖也都是麻麻木木,從髮根直到腳心,無一處不是又酥、又酸、又麻、又癢!
洪小姐嬌浪呼叫著:
「親……哥哥……大雞巴……哥哥……你……你輕……輕一點嘛……你快……快要插死小浪穴了……哎呀……唷……我……我的……小寶貝兒……好甜……好癢……啊……好舒暢……」
「浪穴兒……要……要濕透了……浪穴被你……被你插得……快……快散了……你的大雞巴……插得我……我……好……好愉快呀……好舒服……呀……唔……」
胡大夫一邊聽著這個淫騷的浪叫,一邊欣賞著這一身浪肉在顫抖。
顫抖一刻也不停止,臉頰上一陣陣痙攣,香汗淋漓,同時也不斷的呻吟,真是欲仙欲死呢!
一聲聲輕微而淫蕩的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叫著,一對眼睛越瞇越小,小到幾乎只剩下一條縫了,鼻子裡急促出著氣,倒也是香噴噴的。
胡大夫知道,這是女人快要達到最最高峰,欲仙欲死的境界。
於是他把粉腿一抬高,立刻就猛力狠狠一插,大雞巴頭子,頂進了子宮口內。
陰精緊跟著「卜卜卜」的直流。
洪小姐的氣息一刻比一刻弱,舌尖冰涼,昏死了過去。
這時胡大夫又狠狠狂猛使力的急插了一陣,也射出了精。
熱滾滾的陽精燙在小穴花心上,把她從死神的手裡給燙了回來。
癱瘓著睜開眼,陶醉得說:
「親親!你可把我給幹死了!」
胡大夫說;
「幹死了,美不美?」
洪小姐說;
「唔……嗯哼……美極了……親愛的……要是真被你幹死了……活不過來……也都算了……你的……大雞巴……好有力……」
胡大夫放肆的愛撫著她身子半天,她喘息著。
直等到胡大夫的大雞巴軟倒在緊穴中,放不住了,這才自動地滑了出來。
胡大夫下了洪小姐的身體,用水把兩人的性器洗了洗淨,一大堆的陰精混合著陽精留在手術台上。
兩人穿好了衣服坐在手術台旁的椅子,洪小姐拋給胡大夫一個大風騷的媚眼說:
「你的藥真好啊!是不是以後都可以天天給我塗藥呀!」
胡大夫說;
「唷!妳每天都要嗎?」
洪小姐回答說:
「嗯!越多越好!」
胡大夫說:
「太多了受不了,隔個三五天塗一下還差不多。」
洪小姐說:
「看你多吝嗇,我醫藥費照付!」
洪小姐說完,一陣微笑,又說:
「喂!明天我請你吃飯,在我家,你來不來?」
胡大夫問:
「在妳家?」
洪小姐說:
「對!我家裡沒有外人,也不請什麼外客,只有兩三個姊妹,你一定要來好嗎?」
胡大夫說:
「到時候在看看吧。」
洪小姐說:
「不行!一定要來!」
胡大夫想了想才說:
「好吧好吧。」
洪小姐起身,拿了一疊鈔票說:
「醫藥費夠不夠?」
胡大夫一看忙推拒說:
「怎麼?妳是氣我?」
洪小姐說:
「給佣人!給佣人!」
胡大夫只好借勢收下,然後恭恭敬敬地送這位闊病人到大門口。
見到洪大小姐的車,的確是最高貴的進口車,心中暗暗高興。
第二天晚上六時整,胡大夫的汽車停在洪小姐公館門前。
司機按了兩聲喇叭,洪公館的大門開了。
胡大夫被迎進了洪公館,經過了一個水池來到了進口處。
佣人拉開了門,迎面而來的是主人洪小姐,她面帶嘻笑的走過來,兩人高興的握著手。
胡大夫隨著洪小姐入了座,看見客廳陳設豪華美觀,這時有另兩位女人走了過來。
這兩個女人都是長得美若天仙的少婦,一見到這兩位美女,胡大夫忙欠身欲起。
洪小姐介紹說:
「這位是頂頂有名的胡大夫,是留德的醫學博士,他可是個婦產科權威呢!」
同時指著兩位美女說:
「這是張太太和王太太。」
胡大夫一一打了招呼。
這時佣人遞上了茶水。
張太太先開口問:
「胡大夫業務很忙嗎?」
胡大夫說:
「還好,還不是各位主顧幫忙!」
張太太又說:
「胡大夫太客氣了,誰不知道你這位大名人啊!我想你一定非常的忙,今天能認識你,真是三生有幸哩!」
張太太話說完,胡大夫正要開口,但王太太卻搶先著說:
「你看看!這張太太真會客套哩!」
洪小姐聽了笑說:
「都是自己人,不用客氣了。」
洪小姐給了胡大夫一個媚眼說:
「這兩位都是我很好的姊妹,今天特地請她們一起便飯。」
這時佣人走了進來說:
「小姐,開飯了。」
洪小姐站起來,請大家到餐廳去。
王太太和張太太拉著手,走在前頭,而洪小姐則挽著胡大夫的手,跟著走進飯廳。
坐定之後,主人頻頻進酒,胡大夫並不是什麼好酒量,但經不起這三個女人敬酒,也只好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。
三個女人之中,以張太太酒量最好,王太太是最差的,但是王太太卻能言善道,不時就拿胡大夫當做題材說笑話。
而這個胡大夫卻已經被這兩位太太的美色和巧言給迷住了,他一雙貪婪的眼神,始終不離她們的胸前。
王太太的一對大奶子的確夠誘惑人的了,大不說,而且高聳尖挺。
當然這個胡大夫是個內行人,他知道有這樣胸部的女人必定擁有一個飽滿肥美的小穴,同時這屁股溝也是很深的。
這一切早已被這色狼胡大夫看在眼裡,更何況她還有對風騷的媚眼,所以胡大夫也不顧其他人是否在意,竟和王太太公然眉目傳情起來,兩人眉來眼去。
這頓飯一直吃到十點才完畢,因此洪小姐提議要三位貴賓在她家住下。
王太太和張太太是老姊妹了,自然滿口答應,而胡大夫客氣了幾句,但經不起挽留,也答應了。
其實這胡大夫心裡早就想答應了,他求之不得呢!
洪小姐高興的要請他們去看電影,不是在電影院,是在洪小姐的臥房。
一坐下,洪小姐和張太太各佔了一張沙發,而把雙人坐的沙發留給了王太太和胡大夫。
佣人走進來,關了燈,放起了電影。
原來放得是美國的春宮電影,不但淫蕩而且荒唐。
內容是兩個修女耐不住女人的需求,兩人對鏡磨擦,後來來了個年輕人,她們把他拉進房,輪流套那年輕人的陽物,直到他不再舉才停止。
但這兩個淫騷蕩女還不過癮,居然跑到後院按倒了一隻驢子,騎在驢肚上套弄那根又粗又大的陽物,這才肯罷休。
王太太看得下體的淫水一陣一陣的流,胡大夫不客氣的伸出手在她身上按摸揉捏!
兩個人恨不得脫下褲子好好地幹一場,可是房內還有另外兩個女人。
電影放完後又聊了一會兒,聊著聊著話題全轉到性交上去了。
三個女人一再提出問題來問胡大夫,使他幾乎窮於應付。
王太太問到電影的內容:
「這外國女人的穴一定很大,不然怎套得進驢子的陽物?」
洪小姐笑說:
「王太太,妳想不想弄根驢陽物來套套?」
王太太說:
「去妳的!妳才要驢子來幹呢!」
說完起身要打洪小姐,卻被張太太阻止了。
張太太說:
「好了啦,不要再鬧了,其實啊,我們雖然沒挨驢陽物插過,可是都吃過驢陽物。」
王太太走近張太太說:
「怎麼?妳這張嘴含過驢陽物?」
張太太打了王太太一下說:
「哎呀!妳才含過驢陽物呢!我是說吃的,妳怎麼忘了呢?有一到名菜叫圈子,那不就是驢陽物嗎?唔……還有呢!像什麼牛鞭,妳吃過沒有?」
說得王太太和洪小姐笑得前伏後仰的,臉上一陣陣紅暈,一時回不上話來。
張太太順手把王太太拉到身邊,指著櫻口說:
「妳這張嘴呀,什麼驢陽物,牛陽物是含不來的,只有男人的陽物妳一定含得下,要是我啊,一定非整夜含著陽物呢!」
王太太回了句「去妳的!」,三人又笑作一團。
卻苦了一旁的胡大夫,陽具只能直挺挺的站著。
這時佣人端了四杯咖啡進來,其中一杯是非常特別的!
洪小姐說:
「好了,別鬧了,喝完咖啡也該睡了。」
洪小姐端了其中比較特別的那杯給胡大夫,胡大夫因為剛才酒喝多了,接了手一飲而盡,而胡大夫喝的這杯裡加了很強烈的春藥!
喝過咖啡之後,洪小姐送三位客人回房。
她先送王太太進其中一間,又帶胡大夫來到另外一間。
之後同張太太兩人走出了房門,把門給關了起來。
原來洪小姐和張太太兩人存心要看王太太的好戲!
她們三人是很要好的朋友,常聽起張太太說王太太在這床第之間功夫要得。
王太太以前曾當過高級吧女,有一次三個外籍人士合力輪姦王太太,王太太非但沒事,還搞得其中一個人脫了陽。
可是問起王太太,她又不肯說,於是今天洪小姐特別犧牲自己享受,準備和張太太兩人去偷看。
兩人繞到了外面落地窗口,從窗縫往房中偷看。
王太太想到浴室去,經過了胡大夫的房間。
這胡大夫喝了含春藥的咖啡,下體大雞巴硬挺的要命,若不發洩出來,會漲得要人命哩!
等王太太從浴室出來時,胡大夫不顧一切突如其來的把王太太一抱,而這王太太本來就是個淫騷浪蕩的女人,她早就期判多時,就順勢軟軟倒在他懷中。
胡大夫忍不住性衝動,把王太太往床上一壓,便快速的剝光了她的衣服。
春藥在他肚裡作怪,再加上一個白玉人兒赤裸裸嬌媚媚的躺在床上,胡大夫瘋狂的剝光了自己的衣服。
胡大夫又再度壓上了王太太,用手托住大雞巴,就往小洞穴裡塞送進去,想要發射一下。
但大概是太粗大的緣故,這王太太頓時張口瞪眼的,痛苦的表情表現在臉上。
然而禁不住胡大夫的慾火,受了他使勁的一挺,大雞巴頭子插進了小穴兒裡。
王太太受這一戳,頓時一下快活,嬌吟著:
「哎呀……唷……」
「色鬼……急……色鬼……呀……痛……唷……哎唷……唔……嗯……」
「可……可人兒……好……很好呀……慢……慢點……慢點來……不……不要太急了……這樣……我……我會……受不了呀……」
「呀……溫柔點……太猛了哩……啊……哎唷……會痛……唔……」
胡大夫順勢又再頂進了大半根雞巴。
「哎呀!」
王太太的騷浪聲高得多了,但是臉上卻出現美快的表情。
胡大夫開使狂抽猛插,活像隻野馬般,狂亂快速地奔騰。
戳刺得王太太聲聲浪叫:
「親親……哎呀……大……大雞巴……情人……大……大鳥兒……小穴穴……好……好漲啊……呀……」
「我……小陰穴……又……又窄……又緊……大鳥兒……哥哥……要……疼愛……這小穴啊……呀……嗯哼……」
「啊……救……救命呀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太猛啦……唔……這太狠了……呀……好痛啊……插得太狠了啦……要命的……你……你饒了我吧……求求你……太狠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會升天的哪……」
大雞巴緊扣著穴心。
「呀……哎唷……哥……親哥……你就幹死我吧……戳吧……」
「哎唷呀……好美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唔嗯……喔……」
「殺千刀的……要……要給你……插爛了……唔……救命哪……」
窗外還有兩人在偷窺著,洪小姐在張太太身上捏了一下,嘴裡說著:
「嘖嘖!可真虧這王太太挨了,我放的藥重得很,雞巴能粗脹一倍,你看,王太太爽得頭都搖來搖去。」
的確,王太太的頭不停地左右搖晃擺動起來了。
原來胡大夫經過了一陣瘋狂抽插之後,將雞巴抵住了王太太的子宮旋轉著呢!
所以王太太也隨著大雞巴在穴中轉動得快慢,搖起頭來。
「親愛的……你……你真是……夠狠啊……嗯……哥哥……呀……你真好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好粗……好厲害呀……脹得可怕……」
「我……小心肝……呀……爽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再幹進去……又再旋轉了……唔……唷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呀……好爽快……動作大點嘛……」
「嗯……轉……啊……你太棒了……受……受不住了……」
胡大夫說:
「這個大雞巴好不好?」
王太太說:
「好唷……太好了……好棒……好厲害……好猛……嗯……呀……美死我了……」
胡大夫也忍不住叫著:
「你叫……你浪呀……我聽了好爽……哼吧……小浪穴……你騷吧……你大聲叫吧……我喜歡聽……聽浪叫聲……大聲點……小……小浪穴很爽吧……」
這時胡大夫把大雞巴對上了小穴心子,頂得緊又轉得快,同時又按住了屁股,這樣就貼得更緊了。
王太太浪叫:
「哎……哎呀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浪穴……真太美了……哎呀……鐵漢子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呀……使勁……幹吧……好酸……唔……好舒暢……哎唷呀……」
「嗯哼……哎呀……親親……大雞巴……插得我……酸麻啊……要命呀……哎唷喂呀……唔……大雞巴親親……要被你……戳爆了啊……唔哼……」
「插……插死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使勁……再衝……喔……」
連連呻吟不斷,再也聽不清楚王太太在叫什麼了。
原來是魂兒非上了天,心跳也亂了。
胡大夫知道王太太美爽的昏了過去,於是伸手到小屁眼上,猛然將手指塞了進去,就進進出出的抽插起來了。
王太太在這猛然刺激下醒了過來,噓了一口氣說:
「嗯……嗯……哎唷……大雞巴親親……妹妹我……給你……給你插死了……你怎麼……連我小屁眼兒……都不放過……哎……去死……你去死啦……你……你手……停一停啊……」
胡大夫邊抽插,邊欣賞著王太太騷浪的樣子。
又是半小時過去了,王太太淫精流溼了一大片被子。
小穴裡浪水像流光了似的,抽插起來有些疼痛。
王太太低聲向胡大夫說:
「親哥,我已給你插了一個多小時了,你怎麼還不洩出來呢?」
胡大夫說:
「奇怪,我也不知道。」
王太太說:
「漢子,我浪水流盡了,再插下去會痛,停一會兒,或者我給你含一含好嗎?」
新刺激,胡大夫感到挺有趣,猛然拔出大雞巴,往床上一倒。
王太太慢慢爬起,小穴圓圓的小洞一時之間還收不起來。
窗外張太太看見胡大夫的大雞巴好長好長,龜頭兒好大好大,看得心跳動得厲害,幾乎要推開窗子跑進去。
洪小姐拉住她說:
「不急,等王太太含了大雞巴再說。」
王太太用手量了量大雞巴,嚇了一大跳,湊上了嘴巴,慢慢的含住龜頭。
舌尖兒輕輕挑逗著馬眼,一上一下吞吞吐吐,一手在卵蛋上撫弄,另一手握著大雞巴一陣套弄。
胡大夫感到異常輸服,閉起眼來享受。
可憐的王太太累得香汗淋漓,手越套越快,嘴也越套越快,希望趕快把精液弄出來。
正在千鈞一法之際,張太太和洪小姐推開了窗子走了進來。
王太太見兩人闖進來,忙吐出大雞巴,翻身兩手遮著了臉,羞得要死。
張太太說:
「別害羞,繼續含嘛。」
說得王太太伸腿向張太太踢去,胡大夫在一旁看著。
洪小姐拉去了張太太的褲子,一把把張太太推向胡大夫說:
「張太太,好好套套這大雞巴吧!」
張太太在外早看得浪水直劉了,這一套上大雞巴,就不顧一切的往下套動,去消消癢處。
一下子,就套弄了上百下。
王太太和洪小姐像個見習生似的,眼見王太太浪肉不停顫抖,一聲聲「哎唷!哎唷!」,穴肉帶進帶出的。
張太太騷弄了一陣,想到她們都看到自己的浪態和浪叫,於是坐了起來,拉住了王太太的屁股,送上了胡大夫下體,讓大雞巴插進了子宮。
這時洪小姐看得陰水直流,也想解解纔。
女人被抽插時,都會很自然地浪叫幾聲,既可助興,又可發發自己的淫蕩。
王太太因為知道有兩個女人在看,所以忍住不肯出聲。
但一陣套弄之後,再也承受不了衝刺的快感,再加上子宮內陰精不斷地往外洩,於是再也忍不住而騷浪地叫出口來。
她不顧忌地一邊狂抽猛套,一邊大聲嘶叫起來:
「大……大雞巴……你這個大雞巴漢子……浪穴被你……幹得好爽……我舒服死了……浪穴好……好美……浪穴又……又要丟了……哎唷……死漢子……我愛死你了……好大……好大的雞巴……啊唷……唔……嗯哼……嗯……」
「插啊……用力點……哎呀……用力插吧……小穴……美死了……親親……快……幹破了……」
王太太這些浪叫聲聽在洪小姐耳裡真不是滋味,她再也忍不住了,自己上了床,脫下了衣服,分開了兩條腿,往胡大夫臉上一坐,把穴口對準了胡大夫嘴巴,淫水也正好滴在他嘴上。
洪小姐叫說:
「哥……舔呀……舔我嘛……哎呀……浪死我了……好浪……呀……哇嗯……」
胡大夫躲又躲不開,推也推不了,只少伸出舌尖,沿著洪小姐的穴兒慢慢地舔啊舔。
幸好洪小姐的穴長得漂亮好看得很,不然還真傷腦筋呢!
王太太套得一陣陣地丟著陰精,只可惜看不到胡大夫臉,只見得到洪小姐又白又嫩的大屁股。
王太太想,這洪小姐到底是個主人,見她浪到這模樣,真該換一換,給洪小姐舒服舒服才是。
所以自己套緊了大雞巴一陣揉搓,又出了一次陰精後,站起來拉著張太太進了浴室洗澡。
洪小姐見兩人進了浴室,這才站了起來,往床上大字躺了下去,拉著胡大夫壓在自己身上。
胡大夫像是要報舔穴之仇,一插上就猛然狂狠抽插,直插得洪小姐全身顫抖,肉碰著肉,發出的聲響幾乎可達戶外。
洪小姐大叫著:
「大雞巴哥哥……真棒……使勁……用力啊……」
「唔……嗯……唷……越猛越好……再出力啊……」
胡大夫死命一陣狂暴抽插,洪小姐淫水「卜卜卜」直流。
胡大夫使勁在洪小姐身上揉捏著,插揉得洪小姐只剩下呻吟聲,癱瘓在胡大夫身下。
胡大夫這時不得不覺得累了,忽然想起該玩玩這浪嘴才是,於是猛然拔出了大雞巴,睡倒在枕頭上。
洪小姐正覺得奇怪,胡大夫推著她說:
「浪穴!來給哥哥品一品!」
他邊說邊推,洪小姐只好側著身子低頭瞧瞧那大雞巴,油光光,青筋還暴跳著。
一股男人特有的誘惑氣味沖進了鼻子,手握住大雞巴,先用舌尖舔舔馬眼,又用舌頭舔舔大肉柱子。
半天才一口吞入了喉嚨,吞吞吐吐一陣,胡大夫感到陣陣火熱,大雞巴猛跳。
他用手按住了洪小姐粉臉,洪小姐知道這大雞巴要狠插了,忙用手握住雞巴,而他真的狂抽猛插了起來。
王太太和張太太兩人洗完走進來一看,這洪小姐的小嘴像浪穴似的,被胡大夫插得口水直流。
胡大夫用腳壓著洪小姐的肥嫩屁股,她只能從鼻孔裡發出「嗯哼!嗯哼!」的聲音。
足足插了幾百餘下,胡大夫才大叫說:
「浪穴吃緊了,大雞巴丟給你了!」
一陣噴射,胡大夫終於射出了陽精,這才鬆開了手和腳,洪小姐仰面一躺,把胡大夫射出的精液全吞下了去。
這時窗外已經泛白,這四個人才七橫八歪的在一張床上睡去。




上一篇:公司服務
下一篇:小浪女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夜生活論壇 |網站地圖

GMT+8, 2022-10-7 08:36 , Processed in 0.074428 second(s), 2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22 夜生活論壇 night104.com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